2007年12月9日 星期日

最後一面

在大舅家中庭院裡,生前栽種的花卉仍如往常地在陽光照曜中隨風飄逸。

今天上午回南部見大舅的最後一面,只是見到的是冰冷的最後一面,沒有任何的互動。

前天 12/7(五) 傍晚回家時,母親告訴我大舅陪同舅媽到醫院,舅媽要檢查之前手術換肝的排斥現像,順便住院檢查他連日發燒不退的原因。到了晚上時,母親一通電話,通話結束後,她坐在椅子上,眼眶含淚,神情落寞。一切來得非常突然,大舅走了,就在當天晚上與家人吃完晚餐後。當天早上小舅、姨媽們還在一起聊天,晚上就這麼突然地走了。

想起小時候,大舅常會在我們面前表演丟球雜耍。家中有幾把竹製的椅子,也是大舅當年做竹子加工時的作品。外公外婆過逝以後, 每逢過年大舅總會邀約大家團圓聚餐。這些是我們與大舅的超連結。

雖然大舅走得這麼的突然,但是家中長輩們看得很開。因為沒有任何的長期病痛煎熬,而且是在與家人共享天倫之樂以後才離開的。人生到此迅速落幕,也是一種福報吧!

1 則留言:

某個路人 提到...

我的祖父也是最近過世
不過是病逝的
終其一生也是快樂度過
這也該是一種福報